对当前农村合作基金会非法开办金融业务的调查思考

作 者:

作者简介:
雷春柱 湖北省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办公室 地址:武昌中南路80号省仪表大楼 邮编:430071

原文出处:
银行与企业

内容提要:


期刊代号:F62
分类名称:金融与保险
复印期号:1997 年 07 期

关 键 词:

字号:

      近年来,我国农村合作基金会发展比较迅速,在许多地方,农村合作基金会网点已经遍布城乡。勿容置疑,农村合作基金会的发展,对于增加农业投入,缓解农民生产资金短缺,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有相当一部分农村合作基金会背离了办会宗旨,非法开办金融业务,严重扰乱了农村金融秩序,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又严重阻碍了农村经济的发展。本文以湖北省罗田县为例,对农村合作基金会非法开办金融业务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及其原因加以分析,并以此寻求治理对策。

      一、农村合作基金会非法开办金融业务对社会造成的负效应

      目前,在许多县、市,农村合作基金会发展比较迅速,网点已遍布城乡,非法开办的存、货业务规模,已与当地银行、信用社差不多。罗田县全县20个乡镇现在都设有基金会,并且还设有26个办事处级的基金会分会、365个村级基金站。从业人员达到541人,到1996年11月底,全县基金会存款达到9315万元,贷款达到9062万元。业务发展规模可以与当地任何一定金融机构相抗衡。《国务院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明确规定,农村合作基金会不属于金融机构,不得办理存、贷款业务,要真正办成社区内的资金互助组织。而有许多合作基金会无视国务院规定,他们仿照银行、信用社的帐、表、凭证格式和管理办法开办业务,实行以存为股,以贷为借,在银行存款凭证上只是将“存单”、“贷款凭证”分别改为“股金单”和“借款凭证”,就非法开办金融业务。合作基金会非法开办金融业务,给社会造成巨大危害:

      (一)破坏了正常的金融秩序。农村合作基金会吸收股金,按理事先不能约定利率,应当事先向股东说清楚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基本原则。而现有的农村合作基金会普遍在股金和借款的凭证上约定了利率,只字不提入股的基本原则。并且,吸存放贷,完全是根据市场行情自行约定利率,没有任何限制,他们执行的存、贷利率都大大超过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及农村信用社规定的利率标准。罗田县凤山镇农民张某1995年10月4日在基金会入股1200元,期限为一年,股金单上标明年利率为10.98%,年红利利率为12.02%,共计年息为23%,高出人民银行规定标准一倍以上。

      (二)加重了农民负担。合作基金会高利吸储、高利放贷,许多基金会放贷利率基本上与民间高利贷差不多,从而加重了农民利息负担。罗田县凤山镇农民王某1995年12月7日在基金会贷款2000元,合同签订利率月息为27‰,折合年息为32.4%,逾期利率月息为36‰,折合年息为43.2%。当前农民生活本来就贫困,加上高利借贷,使农民的贫困加剧。

      (三)加大了银行、信用社工作的难度。农村合作基金会高利吸储,导致银行、信用社存款流失,纷纷转向合作基金会,银行、信用社为了保住存款,也不得不提高利率,与合作基金会竞争。这样以来,加大了银行、信用社的资金成本,增大了亏损。截止1996年6月底,罗田县四家商业银行和信用社存款总额为7.9亿元,其中高息6.2亿元,占79%,年平均利率在20%左右,与国家规定利率比较,一年要多付存款利息6200万元。1996年元月至11月,四家商业银行和信用社亏损6300万元。尽管如此,各地行、社平均存款利率仍然要比合作基金会低3个百分点左右,仍然挡不住行、社存款水平下降的局面。1995年,该县农村信用社存款净增6000多万元。1996年,信用社痛下决心,不与基金会竞争,停止了高息揽储,结果,存款大量流失。去年,全县信用社存款仅净增了3000多万元,只有1996年的一半,这与当地四家商业银行比较,还算是比较好的。合作基金会高利放贷,不仅增加了农民负担,而且还影响了银行、信用社的贷款回收。许多农民,不仅在合作基金会贷款,而且还在当地银行、信用社贷款,由于在基金会贷款利息较高,负担超过了农民的承受能力,使农民很难摆脱贫困,抽不出资金偿还银行、信用社贷款本息,使银行、信用社贷款本息无法按期收回。目前,各家银行、信用社与合作基金会之间矛盾很深,其中信用社与基金会之间的矛盾尤为突出,1995年到1996年,信用社与基金会之间发生矛盾冲突导致打架斗抠的事件就有5起。

      (四)潜在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合作基金会高利吸存,高利放贷。组织的存款不交存准备金,不考虑存贷比例,几乎全部将其贷出。罗田县合作基金会,到1996年11月底,存贷比例为97%。组织的存款基本上全部投放出去了。存贷比例如此之高,一但出现客户大规模取款,基金会就无法保付。不仅如此,基金会贷款质量较差。目前,有相当一部分贷款已经处于沉淀之中,出现了坏帐损失。罗田县九资河农村合作基金会现有贷款总额530万元,沉淀损失达250多万元,其中,最大一笔沉淀73.7万元,10万元以上大额贷款沉淀118万元。许多基金会已经经常出现存款不能保付的现象,存款的客户怨声载道。罗田县大崎乡农民陈某,于1994年元月26日和同年6月26日两次在当地基金站共存款1.2万元,期限一年。存期到期后,陈某多次到基金会取款,基金会都没有钱支付,1995年腊月,陈又连续几次到基金站取款,不仅取不到款,而连基金站的人都找不到,他发现基金站的人是有意逃避,于是在一天晚上,他抱了一捆稻草在基金站门口等了一个通宵,但仍然没有找到人。这样先后跑了无数次路,要么找不到人,要么找到人取不到钱,要么是取到几百元钱,直到1996年5月,存款到期一年以后才把两笔存款取到手。农村合作基金会存款不能保付,长此下去,必将引起社会动荡,潜在着较大的社会政治风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