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处置远东华人问题的历史考察(1937-1938)

作 者:

作者简介:
尹广明,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生,天津 300350

原文出处:
近代史研究

内容提要:

1937年底至1938年上半年,苏联以巩固边防安全为由,清肃远东地区“不可靠”民族,半年内罗织罪名抓捕中国人1万余名,远东华人群体为之震怖。中国驻苏使领机构要求停止滥捕,但苏联态度强硬。中方虽与苏方进行了艰苦交涉,但时值全面抗战爆发不久,国民政府渴望获得苏联援助,故在交涉过程中投鼠忌器,亦未向国内媒体透露苏联在远东排华之事。为尽量减少华侨所遭痛苦,最后只得寻求妥协办法。不过,经两国交涉,且因国际形势变化,苏方态度有所软化,并最终下令停止从远东地区强迫迁移中国人,准许他们“自愿”迁往新疆,但这种所谓“自愿”迁移本质上依然带有强制性。已被定罪的华人多数并未因中苏交涉而被释放,其中更有3000多人被处决。


期刊代号:K4
分类名称:中国现代史
复印期号:2016 年 07 期

字号:

       19世纪末20世纪初,大量中国人进入俄国远东地区,人数一度多至20万-25万。①远东地区与中国东北边界线长达4300公里,距欧洲部分的政治、经济中心直线距离却有6000公里之遥。这里的民族、文化等方面不同于俄欧地区,尤其是中国人聚居的滨海地区,其首府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在当时是一座具有典型“东方民族”特色的城市,1930年版苏联大百科全书第11卷,对此做了如下描述:“中国的搬运工、中国的店铺、中国的小饭馆和小戏院、奇特的中国帆船,所有这些赋予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太平洋的情调。”②

       然而1939年后,远东华人③几乎消声匿迹。时至今日,对此问题仍然缺乏研究,国内研究不充分,俄罗斯的研究不够系统且存在误读。④目前,虽然可以从俄文档案和华侨回忆录中⑤找到这一事件的部分线索,但这些俄文档案内容过于零碎,而华侨回忆录所述仅为个人经历,对苏联抓捕、迁移中国人及中苏交涉等一系列问题缺乏整体性把握。仅凭一方材料,很难将这种涉及中苏两方的复杂历史事件考察清楚。有鉴于此,本文同时使用中、俄双方档案⑥,结合俄国学者现有研究成果,对1937年至1938年苏联抓捕、迁移远东华人的过程和动因,中苏两国围绕此事进行的交涉,以及远东华人去向等问题进行考察。

       一、迁移前远东华人规模变化

       19世纪60年代,当俄国从中国手中攫取乌苏里江以东、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之地时,由于清政府的长期封禁政策,那里地广人稀。在乌苏里江东岸地区大约有2000-3000名中国人,包括猎人、淘金者、采参者、逃人以及流放到这里的罪犯,其中定居人口为341户,872人。⑦在黑龙江北岸的中国居民构成与乌苏里江东岸地区差不多,但人数更少,只有在黑龙江和精奇里江之间聚居着一些中国人。19世纪末20世纪初由于修建西伯利亚铁路、海参崴港口工事的需要,俄国开始招募中国劳工,同时由于清政府实施“移民实边”政策,这段时间俄远东境内的中国人开始大量增加。1897年俄国进行全国人口普查,显示境内的中国人总数为57459名,亚洲部分为55138名,如果除去生活在中亚七河州的东干人⑧,亚洲部分中国人数量为41008名,其中滨海州⑨为30704名,阿穆尔州为7816名,萨哈林岛为146名,东西伯利亚地区的外贝加尔州为2342名。⑩很明显,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远东滨海地区已是旅俄中国人主要聚居区。至1910年,人数达111466名。(11)当时,中国移民进入远东有两个主要途径,一个途径是越过中俄东段边界进入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东西伯利亚,另一个途径是乘船从山东半岛直接抵达俄罗斯远东港口城市海参崴(12),这些中国人多数是贫苦农民,他们的籍贯地大多是山东、河北等省。由于入境中国人多为季节性打工者,不断有人入境,又不断有人返乡,因而实际数量要远比统计的人数多。一般推测在一战前夕,俄罗斯远东地区中国人的实际人数应在20万-25万人之间。(13)

       一战爆发后俄国政府在中国招募大批华工,关于赴俄华工人数说法不一,根据李志学的研究,一战期间赴俄华工总数约在40万至50万之间。(14)1917年十月革命后不久,俄国爆发大规模内战,华工中有6万至7万人参加红军,为苏维埃政权作战。(15)不过,内战期间远东中国人数量锐减,这是因为苏俄建立之初远东政局动荡,瘟疫大规模流行,旱灾接踵而来,导致华侨纷纷回国。

       内战结束后,苏维埃政权采取措施恢复经济、安抚民心,远东地区中国人数量亦随之增加。新经济政策的施行,为中国人在远东活动提供了较大空间。苏联远东地区缺乏劳动力,发展经济需要移民流入。然而,在当时没有多少欧洲国土上的居民愿意前往条件艰苦的远东。因此,这一时期苏联对中国人前往远东打工并不排斥,他们是当地劳动力的重要补充来源。在实行新经济政策时期,有数量众多的中国人前往远东谋生,并对当地社会经济生活产生很大影响。到20世纪20年代中后期,远东中国人拥有超过50%的商业场所和大致相同比例的贸易额,他们的活动领域非常广泛,涵盖了初级工业品、衣服和食品。他们经营了小额杂货贸易的48.5%,食品、饮料、烟草行业的22.1%,餐饮业的10.2%,在远东商业领域充当重要角色。(16)1926年苏联中央统计局进行第一次人口普查,显示远东地区(17)依然是苏联境内中国人的主要聚居地。其中“符拉迪沃斯托克区为43513名,阿穆尔区为8254名,哈巴罗夫斯克区为7235名,结雅区为3057名,尼古拉斯区为1989名,萨哈林区为679名,堪察加区为212名,赤塔区为4473名,斯列腾斯克区为2593名”。(18)如果不包括赤塔和斯列腾斯克区(19),整个远东地区中国人数量为64939名。(20)同一战前情况相似,这一时期入境中国人多为季节性打工者,不断有人入境,又不断有人返乡,加之苏联统计部门能力所限,很多非法入境者在统计中被遗漏,中国人的实际数量应远远高于当时的统计数字。(21)

       从20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期,由于苏联国内外环境发生重大变化,远东中国人的境遇也发生了较大改变,中国人数量明显持续减少。其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随着全面“集体化”、“工业化”展开,新经济政策结束,政府取缔小商小贩和私人企业,消灭富农经济,将几乎整个远东经济系统纳入国有经济制度下,这对从事工商、手工业的中国人营生造成很大影响,于是不少人在这一时期回国。二是与苏联凭证配给食品的制度,即与食品短缺有关。在1929-1934年这段时间,食品供应采用凭证配给制度,而不少中国人没有固定工作和单位,他们是不被纳入凭证供应食品的供给制度之内的。(22)不过,导致远东中国人数量减少的最重要原因是苏联关闭了与中国的边境。“中东路事件发生以后,越过边境不那么自由了,但只要有通行证、护照即可,手续也不麻烦。‘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了全东北,这样苏联同东北之间已不是中苏关系,而是日苏关系了。因而,边界更紧张了……凡未经官方正式允准,并有官方证件而进入对方境内者,一律予以治罪。”(23)“凡有组织的集体越境者(24),苏方予以接待和安置,一般是安排到矿区劳动。对于零散越境者,因为他们的身份一时难以通过其他人相互证实,因而一概以‘非法越境犯’处理,流放到偏远的地区。”(25)到1934年,海参崴总领馆辖区登记华侨人数为20894名,布拉哥总领馆辖区为6639名,伯力总领馆辖区为3650名,远东三个总领馆辖区相加总数为31183名。(26)1937年初全苏第二次人口普查时,苏联全境中国人数量为38527名,远东地区为26607名(其中远东边疆区人数为24589名,雅库特苏维埃自治共和国为2018名),远东仍是苏联境内中国人最大聚居地。(27)与此前不同的是,远东与中国东北边境已被封闭,此时已不存在大量从中国越境到苏联远东的短期季节性打工者。1937年的人口普查相比于1926年的普查,其结果虽然仍要比远东中国人实际人数低,但此时由于已不必统计大量的流动人口,因而统计结果已经较为接近当时中国人的实际数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