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与党的执政能力

作 者:

作者简介: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

原文出处: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内容提要: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不只是强调社会矛盾的缓和,各种利益冲突的调和,更主要是强调发展方向必须符合社会主义原则,使社会全体成员都能在发展中提高生活水平,获得必要的社会保障和平等的发展机会,享有更充分的民主权利。从这个角度来讨论公平和正义,首先要强调的是组成这个社会的主体——公民和公民的基本权利,这是衡量社会是否公平的基本尺度,也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核心。同时,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过程中,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自身的健康程度、知识和理论的准备,以及党的执政能力,决定了这个伟大事业的未来。


期刊代号:D2
分类名称:中国共产党
复印期号:2005 年 12 期

字号:

      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为之奋斗的伟大事业,建国以来,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传统的社会主义社会,经济与社会没有完全分离。计划经济既是一种经济发展的方式,也是一种相对稳定的社会政治、经济体制,它对于中国的独立、自主、工业化和社会主义的事业起了历史性的作用。但是,这种社会模式中个人并不独立,也排斥市场经济,缺乏活力、效率低下等问题不断积累,不能适应社会主义对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因而,经济体制的改革不可避免。

      中国社会主义的实践和国际经验表明,市场经济是无法逾越的发展阶段。为此,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走上了“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市场化的改革导致经济与社会的逐步分离,个人逐步获得了经济权利,生产关系发生了变化,最终确立了公有制为主体的所有制关系的多样性和私有财产关系的合法性。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和从80年代采取的向地方分权,由地方政府作为经济发展驱动者的改革,导致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大转型,也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和挑战。邓小平认为不会出现的两极分化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阶层矛盾、地区矛盾、中央与地方的矛盾也在一定程度上发展起来了,经济增长、发展与社会和谐、稳定的矛盾也尖锐地表现出来:

      (一)市场经济的发展导致社会快速分化。随着生产方式的市场化和所有制关系的多样化,社会结构迅速分化。根据陆学艺的研究,中国社会已形成了由国家与社会管理者,经理人员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办事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城乡无业、失业、半失业阶层等十个阶层[1](p.8),出现了新的社会结构。同时,贫富差距、城乡差距和地区差距的扩大大大超出了人们原先的预期。市场经济产生了资本与雇佣劳动的生产关系,在经济增长中出现了人的主体性的丧失、劳动者的超时工作、牺牲健康、失去生活的享受,甚至以生命为代价的现象(注:我国近10年来平均每年因各种事故造成的非正常人口的死亡超过20万人,伤残者超过200万人,直接经济损失惊人。包括公共卫生事件与社会安全事件在内,2004年全国经统计的危及人的安全的各种事故达到561万起,造成了21万人死亡,175万人受伤。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有200万人自杀未遂,平均每两分钟就有1人死于自杀,8人自杀未遂。);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伴随着对自然界的掠夺、新的贫困的产生与社会排斥现象的出现。

      (二)地方政府驱动的发展模式导致地方利益与整体利益的矛盾突出,干部与人民群众的矛盾尖锐。在向地方政府高度分权的条件下,地方政府不仅集中了行政权力,也掌握着对公共资源的经营权,成为发展的有力组织者和推动者,也成为强有力的自我利益行动者。地方的利益与中央的要求和人民的利益有一致的方面,也有矛盾和冲突的方面。周庆智在对县级行政结构与运行的考察中发现,“在国家目标、县政权行动策略、基层社会利益诉求三者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结构性的利益竞争关系。”“尽管县政权并非蓄意要摆脱国家的控制去追求自身的政治经济利益,但客观上它的权力却时常处在国家控制力量和社会监督之外。其结果,一方面国家行政统一性出现虚化;另一方面则使它与基层社会利益处于紧张和冲突之中。”[2](pp.222、224)在缺乏有效监管和监督的条件下,常常出现资本的利益同地方领导者个人利益结合在一起的情况。地方政府驱动的发展,大体上有以下三种类型:

      地方追求的发展利益与中央的利益、人民群众的利益相一致,这种情况是基本的、普遍的。

      地方追求的发展利益与中央的利益相冲突,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处于利益与政策不断博弈的过程中,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近年在宏观经济的调控、环境污染的控制、不合理产业结构的调整、土地资源开发的调控、市场的监管、对外开放中优惠政策的把握、对房价的调控、对外来人口提供的社会服务等问题上都可以看到这种博弈。中央与地方的矛盾反映了局部与社会整体的矛盾。

      地方政府的发展利益与人民利益相冲突。在土地开发、房地产开发、企业转制、环境保护、征收税费、对劳动者保护、社会政策落实、公共服务提供(注: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地方政府对国家规定的进城务工者子女的义务教育主要由流入地政府负责为主,以公办学校为主,但流入地政府明显缺乏负责提供此项公共服务的积极性,因为外来务工者并不是本地居民。它反映了地方政府的行为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差异。)等问题上,常常出现利益的冲突,有时还非常尖锐。

      在后两种情况下,发展的结果导致的不是社会的公平与和谐,而是社会局部与整体利益、地方政府与人民群众利益的冲突。这是发展中城乡、地区差距扩大的原因之一,是社会政策落后于经济发展的原因之一,也是干群关系紧张,以致群体性事件不断爆发、人民群众十分不满的一个基本原因。

      (三)市场化基础上的发展对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冲击。市场经济在充分调动人们积极性的同时,唯利是图盛行于世,物欲横流弥漫人间,对社会发展目标造成巨大的冲击。社会主义的信仰受到市场经济中物质利益和个人主义价值观的强大冲击。原来建立在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基础上的道德伦理,正在逐步失去其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而市场经济所需要的公平、正义、规范、诚信等道德与伦理建设滞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发展缺乏道德伦理的支持。

相关文章: